li.Retailer

又名咸鱼 属沙雕科

情诗。

把一首

在抽屉里锁了三十年的情诗

投入火中

被烧得吱吱大叫

灰烬一言不发

它相信

总有一天

那人将在风中读到

                    --《诗的葬礼》

--

翻意林无意看到 我觉得好适合朱老师啊…

脑袋里已经演了一出爱而不得暗自神伤的大戏了!!!

好想写…但是不会写长篇…

神仙看看我叭1551


【朱一龙X白宇】FALLING

我超级想写很…怎么说呢…反正很棒的文
奈何能力加上文化底蕴真的很薄弱
我再多读几年书会好一些的吧_(:з」∠)_
--
窗外一片喧嚣,北京时间,十点。似乎是夜生活的开始,似乎是别人的夜生活。朱一龙只有自己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霓虹灯闪。

那个夏天,过了好久了吗?朱一龙感觉过去的一切都不真实,白宇是无法触碰的幻影,所有的欢愉、悲伤,仅是我一个人的臆想吧。朱一龙的手机屏幕亮着,白宇二字映在他深邃的眼眸中,还有那行刺向朱一龙心底头软肉的那行死寂的文字。

龙哥,我要走了。

你要走了…也是,我拿什么来挽留你呢?我不过只是和你合作过一部戏,我成了你生命中的过客,你不会回头。

可你不知道,我对你,不是普通。

当白宇伸出手向朱一龙打招呼的时候,朱一龙就体会到了身边的小姑娘所言的心动二字究竟为何物。白宇天生散发着热情,剧组的人都叫他小太阳,朱一龙和白宇呆在一起总是那么轻松。白宇踩着平衡车,追着自己喊哥哥的时候,白宇跑老远给自己买奶茶的时候,白宇给自己和声的时候,朱一龙觉得白宇和自己心情是一样的。

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太阳。

杀青之后,朱一龙才发现,其实也不过是一杯白开水的感情罢了,偶尔聊聊天,打打游戏。到了宣传期,好不容易有了碰面的机会,朱一龙看着白宇嬉笑,他好想说出那几个字,但顾虑拦住了,白宇,他不会接受吧。日子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朱一龙没有想到剧一夜爆红,同性题材使得网上的女孩子们个个喊话朱一龙和白宇在一起,沸沸扬扬的掀起镇魂女孩的行列,朱一龙开心又伤心,沈巍替他圆了梦,可他终究是朱一龙。演员入戏出戏要快,朱一龙告诉自己这是演员的基本素养,但白宇让他破了例,朱一龙还是深情款款的沈巍,可白宇不是赵云澜了。

朱一龙尝试着去告诉白宇自己的心意,朱一龙本就少言,加上这不是见的光的东西,他不能说,不敢说。如鲠在喉,朱一龙就只能假装是好朋友的悄悄诉说着自己的小心思。

当白宇一脸害怕的走到自己的面前,眼睛里写满了不安,他欲言又止,朱一龙就疑惑的看着,却还是没问问怎么回事,化妆间的空气冷的不像话,两个人到最后都没把话说出口,朱一龙回想起来,遗憾怎么就傻到这种地步。如果我问了,白宇会不会说出我想说的?

事实上,朱一龙猜对了。白宇出国,只是为了躲。白宇麻痹自己,对朱一龙是一时起意,不会长久。去旅旅游吧,顺便忘掉过去吧。白宇这么想,但当他走入登机口,眼泪却不自觉滑落,打湿了口罩,没人知道。

朱一龙烦闷了好几个月,婵姐看不过,递给他一张机票,出去散散心。

朱一龙进了酒店,一个实习的服务员急匆匆跑来把朱一龙行李撞倒在地,帆布袋的东西尽数倒出,服务员慌忙帮着收拾,朱一龙笑笑说没关系让他去忙,服务员道了歉就离开了。朱一龙蹲在地上收拾,旁边走过一个人,白宇往地上看了看,一个相框,是自己?还有他。朱一龙最喜欢这张照片,托婵姐到云南买了个檀木框,一直摆在床边,走哪都带着。白宇站在朱一龙的背后,影子挡住了光,白宇呆站着,朱一龙只觉奇怪,转头一看,手上的东西又掉完在地上。

两个人的眼睛带着震惊,朱一龙的还带着惊喜,白宇却没敢泄露。朱一龙捡起相框,用白衬衣的袖子擦了擦,紧紧抱在怀中。白宇看着他,朱一龙的眸子藏着星河一般,却失了光,那份深情也敛了不少,你也变了啊。

两人站了许久,直到白宇提议去他房间坐一坐,不然还不知道要站多久。

沙发上,两人分坐两头。寂静的空气中似乎飘散着两人不可明说的暧昧,可还是有距离。白宇打电话让前台送了两箱啤酒,说什么好久没见喝两杯呗。我只是想趁醉,逼自己主动点。朱一龙按住白宇打电话的手,说你胃不好少喝点,两瓶意思意思就行了。我害怕,我醉了让你彻底离开我。两个人怀揣着不一样的心情喝了起来,朱一龙酒量不怎么好,不由得让他想起杀青宴白宇替他挡酒,他以为他是心疼自己,后来觉得只是好朋友的礼貌罢了。

一瓶又一瓶,白宇忍住不让自己流泪,阴差阳错又相遇,白宇不知道该喜该忧,他告诉自己,喝完就没事了,我会醉的。两箱啤酒,朱一龙喝了两瓶;剩下的全被白宇灌了,白宇酒量不错,说实在话两箱完全醉不了,可今天却醉的可怕,白宇瘫坐在地上,眼泪砸吧砸吧掉下来。朱一龙清醒的很,把白宇扶起坐上沙发,狠狠心就要走。一只手紧紧攥住不让他离开。

白宇猛的站起来,死死抱住朱一龙。朱一龙想挣开,却舍不得用力,白宇哭个不停,朱一龙的衬衣被浸湿一块,白宇喃喃说着:
“你怎么都不找找我!为什么…我等你等好久,都没等到…我不敢说,你知道吗龙哥,我好想说啊,我…我好想和龙哥一直呆在一起,玩游戏也好,不说话都行,可没有机会…龙哥你躲着我!为什么躲我!”

“你也躲着我…”朱一龙的眼睛暗下来,语气平淡却又带着一丝生气和不甘。“我…”朱一龙劝自己克制,却又把心思倒出来。

嘴唇被什么东西堵住,白宇吻了上去,没有怨气、没有缠绵,只是告诉朱一龙,一字一句的告诉他,我好爱你,你不要走。

朱一龙的理智瞬间决堤,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我爱你,我为什么要躲藏呢,这不是什么丑陋的东西,这是人世间最美好的感情,我要把它都给你,你接不接受都没关系。朱一龙侧头吻去,突然充满了勇气,舌头交织,一吻毕,四目相对。白宇看着朱一龙的眼睛,光芒回来了。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坠入装满星星的孤池。

end
--
这又是什么逻辑关系
算了 开心就好

【朱一龙X白宇】诺~给你次!

是时候冒泡了!
--
朱一龙抱着白宇进了游乐园大门。

说来也怪,一夜之间白宇就变成个小男孩,心智也变小了,明明昨天还被自己压在身下求饶,难道变小可以避免腰疼??

不过嘛,变小了比以前更可爱了!朱一龙耳朵不觉红起来,白宇成了个几岁的小朋友,一个劲的哥哥哥哥的叫,小手总去碰朱一龙的手,“哥哥牵着我嘛”“哥哥抱抱我!”“哥哥不喜欢我嘛…”

救命!这是什么小可爱!

玩了好久,累了,白宇坐在朱一龙腿上,迷迷糊糊快要睡着,头有节奏的一点一点,朱一龙怕他睡觉冷,拉开外套拉链就把小白宇包了进去。白宇小小的脑袋靠在朱一龙胸脯,暖暖的,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汗珠,晶莹剔透。朱一龙忍不住上手捏捏白宇肉嘟嘟的小脸!好可爱啊!

长椅上坐了快20来分钟,白宇一下醒来。揉揉眼睛,抬头一看,朱一龙还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满眼宠溺。白宇扭扭屁股,“哥哥我想吃冰淇淋!”朱一龙把他抱起,放在地上,刚要站起来,就被白宇的肉手一把按下:“哥哥我自己去!”

“那要注意安全哟,慢慢走去,不许跑。”朱一龙笑盈盈的给了白宇钱,一脸看自家儿子(?)的模样看着白宇小小的背影。

一刻不离。

白宇踮起脚也够不着点餐台,只好扯着嗓子喊“我要买冰淇淋!”售货员小姐姐探出头,脖子伸老长才看见白宇这个小个子。眼冒金光:哪家小孩这么乖!!!

“芒果味的姐姐!给你钱!”白宇嘿嘿笑起来。

小姐姐:失血过多怎么办 在线等 急!

白宇心满意足的抓着冰淇淋往回走,另一只手还小心翼翼的护着,步子比去时小了不知多少,去时20秒,回来5分钟。等到冰淇淋都化了,芒果味的甜味浸满了小白宇的手,甜腻腻的,白宇抬起头,朝朱一龙一个劲的笑:

“哥哥,你吃!”

目前朱一龙正在医院抢救。

end
--
不瞒你说,我就是那个小姐姐(x
文盲式表达可爱 流水账玩家出动!

【林风X章远】心动loading…(02)

我又自暴自弃辽…
前文⤵︎
http://27tseven.lofter.com/post/1fb9a003_ef3c2a9e
--

“一辈子的听众”
--
4
窗外刮起大风,绿叶撞来撞去,发出沙沙声响。

操场上瞬间没了人影。章远一行人在操场打篮球,林风也跟着。林风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去,当然,他没参与,他只是去看章远,闪闪发光的章远。因为章远,他今天又没去鼓室。

雨似瓢泼,打在窗上,霎时外面白雾茫茫。

林风跑去座位,幸好自己留个心眼,在抽屉里放了把伞,这样章远就不会淋湿了。诶,怎么是章远?林风耳朵悄悄红了,火辣辣的,赶紧捂住。

“诶哟林风,”一个男生抽出伞来,“有伞啊,借我用用呗。”那男生一脸的不怀好意,林风却还是一句话说不出来,眼睛里满是生气。

章远不乐意了,凭啥欺负我们家林风小可爱!诶,咋成我们家的了?诶哟不管了不管了。章远走到那男生身边,把伞从他手里抽出来,“就知道欺负林风,你来欺负我一下呗。”那男生一脸的这什么情况啊??英雄救美??知道章远的力气不小,不敢惹,就打着无聊的旗号,偷偷跑了。

章远把伞递给林风,林风憋红了脸才挤出谢谢二字。章远一下把脸凑近,忽闪着亮亮的眼睛:“你看这雨那么大,林风同学能不能合用一把伞呢?”林风的体温蹭蹭蹭往上涨,话都说不出了,章远勾起一个大大的好像包含着太阳的笑“当你默许啦!”

折叠伞空间不大,两人挨得很近,章远嫌挤来挤去,有伞也能打湿一身,索性紧紧搂住林风,林风一个激灵,莫名的转过头,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章远。

芳心狙击。

章远感觉林风再看看自己,自己得缺氧而死不可,他把林风的脑袋生掰过去,
大口大口吸着雨中潮湿的空气,但心脏还是突突突的狂跳。中邪了,一定是中邪了,怎么越看越可爱呢??

林风有点小小的失落,他不喜欢我看他吗?

走着走着,雨小了不少,林风也舍不得收伞,收了伞,章远就不搂着他了。他俩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气氛奇怪的不像话,章远试图带话题,话刚梗到脖子就说不出了:林风会不会嫌我话多啊?

林风满怀着期待,期待了一路:章远怎么都不说话…他是不是讨厌我…

5
两人尴尬了快一个星期。

星期五,放学了,好不容易盼来周末,谁想在学校多待,打扫卫生的想潦潦草草干了,奈何班主任不肯啊,扣了卫生分,老师要扣工资的!

非人哉。

组里的人一齐看向坐在最后一排的林风,多乖的柿子啊,不捏白不捏!

趁章远不注意,卫生重任就压在了林风小可爱的肩上。

妈的…章远差点爆粗口…怎么净折腾这么乖的人!章远气不过,抢过扫把咬着后槽牙,打扫了整个教室。教室挺大,章远累了,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就睡了。

4点多的阳光还是那么强烈,却因为树叶的过滤变得柔和 ,滞在章远脸上,滤镜一般的存在。

林风不自觉的就把章远的书包一起收拾了,拉上拉链那一刻,林风还是偷偷看了章远一眼,好好看的男孩子啊,我近距离看看没关系的吧。

林风鬼使神差的就凑了上去,睫毛真长,鼻梁真挺,嘴巴…好软的样子…林风咽了口口水,头一次这么近的看章远,怎么那么心虚呢…但是…章远的嘴真的…林风又靠近了,一点一点,鼻尖好像要挨在一起,林风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两瓣唇,一个没兜住,轻轻的就吻了上去。

要炸了。林风全身上下都要红透了,他撇过脑袋,一遍又一遍骂着自己,林风你这样章远就不理你了,害怕的快要流眼泪。

章远慢慢睁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轻吻,笑容带着甜味儿。眼睛里盛满了爱意。

6
从那天后,两人天天都心有灵犀的希望下雨,老天听不见,阳光一天比一天猛,算了。

章远也坚定了一个信念,哥哥我要追林风!老套方法都不要,直入主题!

可林风还是和以前一样,章远说一句他就点点头,他实在不敢多说一句,生怕章远就不理他了,章远恨不得多说两句,他想多看看林风笑。

体育考试要来了,林风体育不好,章远就死拖着他上操场练习。

傍晚的操场没什么人,章远和林风并肩跑着,急促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不…不行了…”林风听了下来,章远跟着就停了。章远经常跑步打球,耐力好,脸上几本没红,倒是林风,脸红的像个苹果,真可爱。

他们坐在足球场中间,林风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气。章远就一个一个字的和林风说,他怕,林风听不见。

“诶林风,你知道吗?我呢,心里装着一个人,一个很可爱很可爱的人,他不爱说话,就是乖乖的。我第一眼就觉得他可爱,可我怕他嫌我烦,不敢说,你嫌弃我吗?”章远转过头,一脸正经又期待的看着林风。

林风听到半路就快哭了,章远有喜欢的人了啊……果然我没希望…现在还没抽离失望,跟不上章远的节奏。

“林风?林风?”章远又戳戳愣住的林风,和刚刚见面的他一样,害羞呢?还是害怕呢?

林风用他浸着泪的大眼睛看着章远,章远心疼的说不出“哎哟,怎怎怎么啦?"章远捧着林风的脸,感觉心都要碎了。

“你…你在说什么啊?你有…喜喜…欢的人了吗?”林风的眼泪啪嗒落下,章远慌忙的都不知道怎么擦掉。

“我说…哎呀…我喜欢你啊林风,好喜欢好喜欢的,别哭嘛,你哭我心疼。”章远觉得自己都要哭了。喜欢自己的人不少,但清一色都是会撒娇会脸红的女生,而他不知道为什么,只对眼前这个不会撒娇,脸红倒是挺厉害的男孩子心动,真是神奇。

林风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掐了一下自己,疼。他的脸刚褪掉红色,又蒙上一层更厚的,章远看着他,笑的好灿烂。

“我,我也喜欢…”还没等林风说完,章远就吻了上去,不急不猛,好轻却又好甜。

至此,章远正大光明的保护起了林风,看不得任何人欺负,鼓室门口也摆了块牌子,上面写着:
“想打鼓吗?先去刷全校马桶吧。”

鼓室就只有林风一个人了,但有了听众章远--一辈子的听众。

end
--
为什么就是写不出少年的纯纯爱恋呢?
咸鱼好伤心啊…




【林风X章远】心动loading…

写纲都写了好多(捂脸
写出来可能就不是那么回事了_(:з」∠)_
少年就是美好! 

--

“人们说,这叫情窦初开。” 


--
1
同学们都说,林风是个闷油瓶。

从高一开始,同学们就以五花八门的方法让林风融入班级大家庭里,奈何林风就是不理不管,一个人学习,一个人玩,

唯一让他的心燃起来的,是鼓棒。

林风天生不大爱说话,怕生,怕与人交往,架子鼓就是他唯一的朋友,无言的。学校的鼓室常年关闭,林风说过最多的一次话就是向校方请求打开,鼓室里粉尘飞舞漂浮,但却让林风很安心。

有人也捡个便宜,啥事不做就来鼓室练琴,林风也不理他们,任他们吵、闹,自己带上耳机,心里默默踩着鼓点,一身蓝白校服的林风,鼓室的一份清新。

渐渐的,同学们认为林风就是一个只会打鼓的傻子,变着法地欺负他,早上把他桌上的作业藏起来,把值日都扔给他做,林风就一软柿子,反抗也没有,就乖乖的受着欺负,每天放学去鼓室放松,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踩着节拍。

2
但林风没想到,自己最擅长的节拍,也会落。

“你好,”套着宽松T恤,身穿白鞋的少年向林风伸出手“今天开始,就是同桌啦!我叫章远,你呢?”少年眉眼弯弯,笑容暖的像冬日的暖阳。

林风不敢直视他,埋着脑袋,盯着章远的脚看,浅色牛仔裤被水洗得泛了点白,留出一截白皙的脚脖子,脚踝也白的发光,林风有那么一瞬觉得他从来没出过门。

“林风?”章远戳戳发愣的林风,林风小心翼翼抬起视线,与章远藏着星河的眼睛撞上,又赶紧瞥开。

“你…你怎么…”“诺,你的本子上写着呢。”林风转头看看,莫名其妙脸烧了起来,试探的伸出手,回握。0.01秒。

章远尴尬的挠挠脑袋,还是留下一抹浅浅的笑。

章远是从外地转来的,听老师说成绩很好,学霸找我说话,我会不会说错什么了?他为什么找我说呢?我…我又怎么和他说了呢?

林风觉得自己今天很奇怪,或许吧,章远很优秀,自己也想变优秀吧。

这节课是体育。

林风又是最后一个出教室的,他不喜欢和别人挤,又热又尴尬。当然,章远也在后面。章远揽着林风的肩,刚碰到,林风的脸上就蒙了层薄薄的粉红,章远一路嘻嘻哈哈,林风就净点头。

男生们在打篮球,周围是一群女孩,新来的章远学霸上阵耍帅,哪有不招欢迎的说法。

林风站的远远的,偷偷看着。林风个子高,皮肤白皙的不像男孩,阳光下,他额头上的细汗,像一颗颗珍珠,人群中耀眼不像话。

章远一边打一边在人群中找林风,林风个子也不算矮,站的远也看得见,可当章远再朝那个方向看去,人不见了。

章远虽然和同学们都玩的很好,但对林风却多了一份不可诉说的关心,他有点慌,一个不爱说话,害羞腼腆的男孩子,哪会跑什么地方去,章远给同学们道了个歉,穿过人群,所有人的目光跟着就过去,章远停在了闷油瓶旁边。

林风坐在地上,还是埋着头,用手扯着短裤,试图遮住擦破的膝盖。章远按住他的手,眼睛了的星星没了,漫着担心,他单膝跪在地上,仔细的看着林风的伤口,一遍又一遍的问着疼不疼,章远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总觉得这么乖的男孩子受伤是不行的,林风一句话也没吐出来,委屈的像只小白兔。

章远扶着他走回教室,

同学们都懵了,闷油瓶什么时候和帅气学霸成好兄弟了??不正常啊??

林风在章远怀里,明显感觉自己呼吸不畅,心停了一拍。人们说,这叫情窦初开。

3
那节课后,教室里弥漫着一股八卦的味道,所有人一致认为:林风给章远下了药,章远还真服下了。所有人看林风章远的眼神带着一丝坏,嘴角也勾着奇妙的笑容,瘆人。班上热爱偶像剧和脆皮鸭的女同学有的脑补一场青春校园男男偶像爱情剧,有的直接上笔写,课间的聊天内容也再不是“某男星和女星私下聊剧本,深夜未归”而变成了“林风难得笑了一下,章远究竟干了什么?”流言蜚语疯狂袭来,林风、章远成为风暴中心。

男生呢有的胆大,直接就问了,林风一脸你说什么,反正和我没关系,章远就哈哈哈哈哈我可是直的带过。

可谁又知道呢?

TBC
--
怎么写那么多?莫名奇妙
下一篇应该就完了_(:з」∠)_
果然写个纲挺好(狗头)



【朱一龙X白宇】早啊,我的先生

rps,勿上升
灵感来自新青年的视频_(:з」∠)_
--
阳光透过窗帘,滞在睡眼惺忪的男人脸上,朱一龙揉揉自己蓬松的头发,打了个小哈欠,刚想坐起来,旁边的瞌睡虫扭了扭,搭在朱一龙肚子上的细手就圈得更紧,脚也紧紧扣住朱一龙的脚踝,嘴里无意识的叫着“龙哥…龙哥。”

朱一龙看着白宇,勾起一个甜蜜的笑。

就这样看着,一直到白宇醒来。

“啊…龙哥…早啊……”白宇伸了个懒腰,顺手勾住朱一龙后颈,落上一吻。

“早,情人节快乐我的小白。”

白宇笑的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

朱一龙搭着白宇的肩膀,慢慢扶起没睡大醒的心肝,无奈的笑着,走到卫生间。

“龙哥…你今天真好看…”白宇迷迷糊糊的站在洗手台前,咿咿呀呀的说个不停。朱一龙盯着他,只刷牙,一句话不说,白宇看没有回应,一把抢过朱一龙嘴里的牙刷,瘫在朱一龙的肩上。朱一龙的白色T恤散发淡淡的香味,白宇眯着眼,差点又睡着。

洗漱完毕,两人换好衣服,口罩、帽子、墨镜一样没带,十指紧扣就出了门。虽然两家经纪人苦口婆心劝了好久,说虽然公布了,也要注意安全,ss的力量太可怕,但对于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什么都是浮云。

北京今天挺热闹,街上都是成双结对的情侣,也不乏像他们一样的男男朋友。天朝终于颁布了同性恋结婚的相关法律,爱也不用再藏着掖着,彩虹旗终于高高飘起。

他们牵着手,走过一条又一条街,偶尔碰到粉丝,打个招呼,签个名拍个照,告个别又继续走,两个人都笑着,

事业有成,还有个你,幸福。

--
对于林风他俩
有本事开的坑 没本事填_(:з」∠)_
卡文极其严重 就不等七夕发了
烂文看看得辽TAT

【何开心X韩沉】镣铐

我可俩都没看啊……人设可能会崩
当ooc写吧…(我也不知道是不是…
--
诊所人很多,韩沉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挤过一堆又一堆的人进的何开心的办公室。

“哎哟,韩大警官怎么有闲情来我这儿啦?”何开心嘴角勾起坏笑,一步一步慢慢的向坐在沙发上用手指无聊晃着摩托车钥匙的韩沉,“看韩大警官这样子,是累了吧。”

“没…”还没等韩沉说完,何开心就沿着沙发靠背一把勾住了韩沉的细腰,把他勾到自己怀中,“韩警官要不要在我这儿休息一会儿啊?”

何开心比韩沉矮了一点点,他的下巴正好可以放在韩沉肩上,何开心拿自己毛茸茸的脑袋在韩沉颈窝蹭了蹭,抱着韩沉的手也不安分,一手勾着腰,另一只顺着韩沉的黑色衬衣,一路向下,抓住了韩沉的翘臀,“韩警官,你看,你都超队了,还不好好接受治疗吗?”

韩沉猛的回头--外面全是患者焦急的等待,全是。

“外面人很多,会被发现的!开心,回家再说好吗?”韩沉拼命压低声音,脸上写着四个大字--做贼心虚。

“哎哟,韩大警官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别担心嘛。”从外面看,玻璃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门上的红灯也亮了,分明告诉外面的人:内有患者,暂不入内。而且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锁

但韩沉什么也不知道。

继续⤵︎

石墨:

https://shimo.im/docs/57OfHwhnM1MAMN7E/ 

网盘: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arvkt0A2c5I4kcqmTQdzuw 密码:9S95

----

感谢宝贝们提醒

翻车 使我头秃

随缘观看_(:з」∠)_


【巍澜】血色

这篇原来发过 修改了一下_(:з」∠)_
是第一篇的后续car(其实是拖拉机
▎前文⤵︎
http://27tseven.lofter.com/post/1fb9a003_ef04bbe0
▎嘘⤵︎

https://shimo.im/docs/MeiXa6aowkoz0yzo/ 



拖拉机又破又烂 慎入嗷!

【朱一龙X白宇】小糯猫

rps 勿上升
---
自从朱一龙和白宇在一起,朱一龙就越发的觉得白宇像只猫,软软的,像只…糯米做的小猫!

朱一龙不管坐在哪里,刚落凳没两秒,一颗小小的热乎乎的脑袋就放在他颈窝和肩膀的空隙中,两个纤细却又结实的手臂像藤蔓一样缠着他的臂膀,一声又一声“龙哥”“龙哥”的叫着,绵绵的嗓音和华丽舞台上的一点儿也不一样。这时候他总爱揉揉白宇蓬松的软软的细发,有时还轻轻把下巴放在上面,用鼻子慢慢的感受那股清香。

“龙哥,我饿了~”
“龙哥,我找不到我的那件格子衬衣了~”
“龙哥,我平衡车忘记充电了怎么办~”
“龙哥…~”

朱一龙每天都被这种腻腻的但却让他莫名舒服的小郁闷轰炸,白宇的声线总是懒懒的--在遇见朱一龙之后。他把所有的自己都给了朱一龙,他无时无刻不在需要他的“龙哥”。

所以,在翻云覆雨的时候,白宇总是像只猫,无力挠着朱一龙,他的龙哥,那坚实的背。
--
将就看各位姐妹
留下你们的comment and heart
我就是让你们点赞和评论,顺便点个关注和推荐(净整这些花里胡哨的【doge】)

【朱一龙X白宇】便宜那个腿毛精了!!

鬼知道我在乱写什么…
--
1
朱一龙和白宇工作越来越忙,但也妨碍不了两人恩恩爱爱。

两人分隔两地,一人在上海,一人在海南,剧组每天都兵荒马乱的,到处都是奔跑,喊叫,朱一龙倒不慌,捧着个手机,哒哒哒哒不知道一直敲着什么,苹果肌就这么僵在空中,跟迷了心窍似的,到处转悠。小助理就跟在旁边一起转悠,一声一声催着,换了嗯嗯两句。(小助理os:我容易嘛我…

晚上回了酒店,朱一龙就笑着和电话另一头说个不停,朱一龙的助理无聊的拿出手机:“诶,你家那位可不可以不要天天和龙哥聊天啊,我腿都要走断了好吗!”

“我还没说呢,白宇天天就知道和你们那位缠缠绵绵呢,我今天给他接杯水,追了一路,水都洒完了还没追上,欺负我买不起平衡车…”

“你说他俩真有那么多话说?俩大男人婆婆妈妈的。”

“你确定朱老师看不到吧……我跟你说白宇就是个fong子,天天就知道傻笑,龙哥怎么看上他的??”

“这个…”小助理刚打到一半,旁边沙发就喝她走了:“你回去吧,不用守着我的。”

“龙哥那你早点休息。”小助理刚关上门,就又掏出手机,删掉原来没打完的内容:“他俩真挺合适的【微笑】”
--
2
朱一龙又接了个新剧。

他也只是考虑考虑,把剧本看看合不合适,他回家的时候,白宇在看电视,津津有味。

“白宇,我回来了。”

“龙哥~”白宇腻得像只奶猫“可想死我了~”
白宇拿他乱糟糟的头发在朱一龙颈窝蹭了又蹭。

“不看电视了??”朱一龙拿他打趣。

“不了不了,电视没有龙哥真人好看。”白宇亲亲朱一龙白皙的脸颊,霎时就蒙上了红扑扑的光。

朱一龙抱住白宇,手上的剧本也没来得及放,纸页堆起来的的棱角划的白宇背痒痒。白宇翻身一抓,“龙哥又接剧了…又不陪我!”气哼哼的嘟起嘴,使劲一翻--括号里的黑体字一下吸引注意力--(男主和女主拥吻)!

白宇脸顿时黑了一倍:“龙哥你是男主吧……”

朱一龙没明白白宇的意思,探头一看,白宇快把那行字掐没印了,朱一龙忍不住笑“对啊,我是男主,女主是…”

还没等朱一龙说完,白宇就抱着他吻了上去,松开后第一句话:“龙哥你只可以亲我!”

第二天,剧组人员就收到了朱一龙以接触此题材太多的拒绝信息。

“龙哥连男主都推了…我不懂…”

“白宇哪来的魅力让朱老师推剧啊……那么漂亮的男人,真便宜白宇那个腿毛精了!!”
--
真·乱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