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etailer

又名咸鱼 属沙雕科

巍澜小甜饼qwq

那那那…那个我头一次写!有啥不好的欢迎吐槽!ଲ
随便写个小甜饼子吃也不知道效果如何( ˶´⚰︎`˵ )
那就就就开始吧!

沈巍看了看钟--凌晨两点。

他已经累到不行了,学校的文案一堆一堆的砸过来,他也没办法,只能没日没夜的写,再加上没了赵云澜在身边陪他,耳边清净了不少,沈巍的心却乱得糟。

云澜,你怎么还不回来…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木头香味,是醒神香。
沈巍托着腮,直勾勾的盯着玄关,他舍不得闭眼,他在等他回家。

“咔嚓”一声熟悉的开门声如电流般钻过沈巍的耳膜,他从椅子上惊坐起,快步迎接爱人的归来。

门框边,赵云澜喝得烂醉,像一滩泥一样东倒西歪,身子一倾--幸好沈巍手疾眼快,一把搂住他的腰,一脸无奈地看着这酒后的迷糊虫。赵云澜猛的抬头,瞧见沈巍一脸的憔悴,瞬间清醒了不少:“哎哟宝贝儿,干嘛一直等我,早点睡不行吗?你也知道那群老家伙就会灌酒,说些客套…唔…”

沈巍侧脸,用一个深切的吻堵住了赵云澜的嘴,两人的双唇紧贴,火焰从中蔓延开,沈巍的舌尖灵活的打开了赵云澜的牙关,情意绵绵的缠绕着赵云澜布满酒精的软舌,不一会儿,沈巍的口腔也充斥着酒气。

“你知道的,云澜,没有你,我睡不着。”

赵云澜的心像被敲了一下似的,欲火瞬间被遼了起来,他紧紧搂着沈巍的脖子,嘴凑到沈巍的耳朵边:
“黑袍哥哥我这就陪你睡~”随即用舌尖在沈巍的耳廓上描了一条弧线。

沈巍耳朵红的像被烧了一样,面部表情还强装着镇定,一把捞起晕乎乎的赵云澜,公主抱着走向浴室:“你你…可别想打什么主意……我累了,我们洗了澡就睡了吧…”

赵云澜一脸坏笑的看着这个被自己撩拨得乱了方寸的教授,得意的不行。虽然这天天都在上演,可沈巍总是会羞得跟个小姑娘似的,这让赵云澜有种莫名的自豪感。

“云澜…你不开心吗?”沈巍温柔的看着自己的心爱的人,有些自责。不得不说,这赵云澜演的还真是有模有样--嘟着嘴,低着眼,不时哼哼两下。

沈巍轻轻的在赵云澜嘴边留下一吻:“等我忙完了,好好补偿你。”

共浴后的两人窝在被子里,沈巍轻轻搂着赵云澜的肩,赵云澜则用脚圈住沈巍的腰。

赵云澜在沈巍眉间轻柔的留下自己的痕迹:
“对于刚才的事情,我不慌,时间还长,而且我盖了章哦,你沈巍,就只属于我一个人。”

沈巍笑了,温柔又深情。






评论(2)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