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etailer

又名咸鱼 属沙雕科

【林风X章远】心动loading…

写纲都写了好多(捂脸
写出来可能就不是那么回事了_(:з」∠)_
少年就是美好! 

--

“人们说,这叫情窦初开。” 


--
1
同学们都说,林风是个闷油瓶。

从高一开始,同学们就以五花八门的方法让林风融入班级大家庭里,奈何林风就是不理不管,一个人学习,一个人玩,

唯一让他的心燃起来的,是鼓棒。

林风天生不大爱说话,怕生,怕与人交往,架子鼓就是他唯一的朋友,无言的。学校的鼓室常年关闭,林风说过最多的一次话就是向校方请求打开,鼓室里粉尘飞舞漂浮,但却让林风很安心。

有人也捡个便宜,啥事不做就来鼓室练琴,林风也不理他们,任他们吵、闹,自己带上耳机,心里默默踩着鼓点,一身蓝白校服的林风,鼓室的一份清新。

渐渐的,同学们认为林风就是一个只会打鼓的傻子,变着法地欺负他,早上把他桌上的作业藏起来,把值日都扔给他做,林风就一软柿子,反抗也没有,就乖乖的受着欺负,每天放学去鼓室放松,一遍又一遍的在心里踩着节拍。

2
但林风没想到,自己最擅长的节拍,也会落。

“你好,”套着宽松T恤,身穿白鞋的少年向林风伸出手“今天开始,就是同桌啦!我叫章远,你呢?”少年眉眼弯弯,笑容暖的像冬日的暖阳。

林风不敢直视他,埋着脑袋,盯着章远的脚看,浅色牛仔裤被水洗得泛了点白,留出一截白皙的脚脖子,脚踝也白的发光,林风有那么一瞬觉得他从来没出过门。

“林风?”章远戳戳发愣的林风,林风小心翼翼抬起视线,与章远藏着星河的眼睛撞上,又赶紧瞥开。

“你…你怎么…”“诺,你的本子上写着呢。”林风转头看看,莫名其妙脸烧了起来,试探的伸出手,回握。0.01秒。

章远尴尬的挠挠脑袋,还是留下一抹浅浅的笑。

章远是从外地转来的,听老师说成绩很好,学霸找我说话,我会不会说错什么了?他为什么找我说呢?我…我又怎么和他说了呢?

林风觉得自己今天很奇怪,或许吧,章远很优秀,自己也想变优秀吧。

这节课是体育。

林风又是最后一个出教室的,他不喜欢和别人挤,又热又尴尬。当然,章远也在后面。章远揽着林风的肩,刚碰到,林风的脸上就蒙了层薄薄的粉红,章远一路嘻嘻哈哈,林风就净点头。

男生们在打篮球,周围是一群女孩,新来的章远学霸上阵耍帅,哪有不招欢迎的说法。

林风站的远远的,偷偷看着。林风个子高,皮肤白皙的不像男孩,阳光下,他额头上的细汗,像一颗颗珍珠,人群中耀眼不像话。

章远一边打一边在人群中找林风,林风个子也不算矮,站的远也看得见,可当章远再朝那个方向看去,人不见了。

章远虽然和同学们都玩的很好,但对林风却多了一份不可诉说的关心,他有点慌,一个不爱说话,害羞腼腆的男孩子,哪会跑什么地方去,章远给同学们道了个歉,穿过人群,所有人的目光跟着就过去,章远停在了闷油瓶旁边。

林风坐在地上,还是埋着头,用手扯着短裤,试图遮住擦破的膝盖。章远按住他的手,眼睛了的星星没了,漫着担心,他单膝跪在地上,仔细的看着林风的伤口,一遍又一遍的问着疼不疼,章远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总觉得这么乖的男孩子受伤是不行的,林风一句话也没吐出来,委屈的像只小白兔。

章远扶着他走回教室,

同学们都懵了,闷油瓶什么时候和帅气学霸成好兄弟了??不正常啊??

林风在章远怀里,明显感觉自己呼吸不畅,心停了一拍。人们说,这叫情窦初开。

3
那节课后,教室里弥漫着一股八卦的味道,所有人一致认为:林风给章远下了药,章远还真服下了。所有人看林风章远的眼神带着一丝坏,嘴角也勾着奇妙的笑容,瘆人。班上热爱偶像剧和脆皮鸭的女同学有的脑补一场青春校园男男偶像爱情剧,有的直接上笔写,课间的聊天内容也再不是“某男星和女星私下聊剧本,深夜未归”而变成了“林风难得笑了一下,章远究竟干了什么?”流言蜚语疯狂袭来,林风、章远成为风暴中心。

男生呢有的胆大,直接就问了,林风一脸你说什么,反正和我没关系,章远就哈哈哈哈哈我可是直的带过。

可谁又知道呢?

TBC
--
怎么写那么多?莫名奇妙
下一篇应该就完了_(:з」∠)_
果然写个纲挺好(狗头)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