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Retailer

又名咸鱼 属沙雕科

【林风X章远】心动loading…(02)

我又自暴自弃辽…
前文⤵︎
http://27tseven.lofter.com/post/1fb9a003_ef3c2a9e
--

“一辈子的听众”
--
4
窗外刮起大风,绿叶撞来撞去,发出沙沙声响。

操场上瞬间没了人影。章远一行人在操场打篮球,林风也跟着。林风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去,当然,他没参与,他只是去看章远,闪闪发光的章远。因为章远,他今天又没去鼓室。

雨似瓢泼,打在窗上,霎时外面白雾茫茫。

林风跑去座位,幸好自己留个心眼,在抽屉里放了把伞,这样章远就不会淋湿了。诶,怎么是章远?林风耳朵悄悄红了,火辣辣的,赶紧捂住。

“诶哟林风,”一个男生抽出伞来,“有伞啊,借我用用呗。”那男生一脸的不怀好意,林风却还是一句话说不出来,眼睛里满是生气。

章远不乐意了,凭啥欺负我们家林风小可爱!诶,咋成我们家的了?诶哟不管了不管了。章远走到那男生身边,把伞从他手里抽出来,“就知道欺负林风,你来欺负我一下呗。”那男生一脸的这什么情况啊??英雄救美??知道章远的力气不小,不敢惹,就打着无聊的旗号,偷偷跑了。

章远把伞递给林风,林风憋红了脸才挤出谢谢二字。章远一下把脸凑近,忽闪着亮亮的眼睛:“你看这雨那么大,林风同学能不能合用一把伞呢?”林风的体温蹭蹭蹭往上涨,话都说不出了,章远勾起一个大大的好像包含着太阳的笑“当你默许啦!”

折叠伞空间不大,两人挨得很近,章远嫌挤来挤去,有伞也能打湿一身,索性紧紧搂住林风,林风一个激灵,莫名的转过头,一脸人畜无害的看着章远。

芳心狙击。

章远感觉林风再看看自己,自己得缺氧而死不可,他把林风的脑袋生掰过去,
大口大口吸着雨中潮湿的空气,但心脏还是突突突的狂跳。中邪了,一定是中邪了,怎么越看越可爱呢??

林风有点小小的失落,他不喜欢我看他吗?

走着走着,雨小了不少,林风也舍不得收伞,收了伞,章远就不搂着他了。他俩一路上一句话也不说,气氛奇怪的不像话,章远试图带话题,话刚梗到脖子就说不出了:林风会不会嫌我话多啊?

林风满怀着期待,期待了一路:章远怎么都不说话…他是不是讨厌我…

5
两人尴尬了快一个星期。

星期五,放学了,好不容易盼来周末,谁想在学校多待,打扫卫生的想潦潦草草干了,奈何班主任不肯啊,扣了卫生分,老师要扣工资的!

非人哉。

组里的人一齐看向坐在最后一排的林风,多乖的柿子啊,不捏白不捏!

趁章远不注意,卫生重任就压在了林风小可爱的肩上。

妈的…章远差点爆粗口…怎么净折腾这么乖的人!章远气不过,抢过扫把咬着后槽牙,打扫了整个教室。教室挺大,章远累了,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就睡了。

4点多的阳光还是那么强烈,却因为树叶的过滤变得柔和 ,滞在章远脸上,滤镜一般的存在。

林风不自觉的就把章远的书包一起收拾了,拉上拉链那一刻,林风还是偷偷看了章远一眼,好好看的男孩子啊,我近距离看看没关系的吧。

林风鬼使神差的就凑了上去,睫毛真长,鼻梁真挺,嘴巴…好软的样子…林风咽了口口水,头一次这么近的看章远,怎么那么心虚呢…但是…章远的嘴真的…林风又靠近了,一点一点,鼻尖好像要挨在一起,林风仔仔细细的看着那两瓣唇,一个没兜住,轻轻的就吻了上去。

要炸了。林风全身上下都要红透了,他撇过脑袋,一遍又一遍骂着自己,林风你这样章远就不理你了,害怕的快要流眼泪。

章远慢慢睁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轻吻,笑容带着甜味儿。眼睛里盛满了爱意。

6
从那天后,两人天天都心有灵犀的希望下雨,老天听不见,阳光一天比一天猛,算了。

章远也坚定了一个信念,哥哥我要追林风!老套方法都不要,直入主题!

可林风还是和以前一样,章远说一句他就点点头,他实在不敢多说一句,生怕章远就不理他了,章远恨不得多说两句,他想多看看林风笑。

体育考试要来了,林风体育不好,章远就死拖着他上操场练习。

傍晚的操场没什么人,章远和林风并肩跑着,急促的呼吸声都听得见。

“不…不行了…”林风听了下来,章远跟着就停了。章远经常跑步打球,耐力好,脸上几本没红,倒是林风,脸红的像个苹果,真可爱。

他们坐在足球场中间,林风还在大口大口的喘气。章远就一个一个字的和林风说,他怕,林风听不见。

“诶林风,你知道吗?我呢,心里装着一个人,一个很可爱很可爱的人,他不爱说话,就是乖乖的。我第一眼就觉得他可爱,可我怕他嫌我烦,不敢说,你嫌弃我吗?”章远转过头,一脸正经又期待的看着林风。

林风听到半路就快哭了,章远有喜欢的人了啊……果然我没希望…现在还没抽离失望,跟不上章远的节奏。

“林风?林风?”章远又戳戳愣住的林风,和刚刚见面的他一样,害羞呢?还是害怕呢?

林风用他浸着泪的大眼睛看着章远,章远心疼的说不出“哎哟,怎怎怎么啦?"章远捧着林风的脸,感觉心都要碎了。

“你…你在说什么啊?你有…喜喜…欢的人了吗?”林风的眼泪啪嗒落下,章远慌忙的都不知道怎么擦掉。

“我说…哎呀…我喜欢你啊林风,好喜欢好喜欢的,别哭嘛,你哭我心疼。”章远觉得自己都要哭了。喜欢自己的人不少,但清一色都是会撒娇会脸红的女生,而他不知道为什么,只对眼前这个不会撒娇,脸红倒是挺厉害的男孩子心动,真是神奇。

林风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掐了一下自己,疼。他的脸刚褪掉红色,又蒙上一层更厚的,章远看着他,笑的好灿烂。

“我,我也喜欢…”还没等林风说完,章远就吻了上去,不急不猛,好轻却又好甜。

至此,章远正大光明的保护起了林风,看不得任何人欺负,鼓室门口也摆了块牌子,上面写着:
“想打鼓吗?先去刷全校马桶吧。”

鼓室就只有林风一个人了,但有了听众章远--一辈子的听众。

end
--
为什么就是写不出少年的纯纯爱恋呢?
咸鱼好伤心啊…




评论

热度(23)